用好模糊语言 提高交际能力

  “模糊语言”(英文Fuzzy Language或Vague Language),作为一种弹性语言,是指外延不确定、内涵无定指的特性语言。与精确语言相比,模糊语言具有更大的概括性和灵活性;这两大特性集中反映在语言外延上。人们关注语言的模糊现象由来已久,英国著名哲学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伯特兰·罗素先生在1923年就认为“整个语言都或多或少是模糊的”,由此明确了自然语言(人类语言)中模糊现象的存在。

  1965年,美国著名控制论专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拉特飞‧扎德先生发表了《模糊集合》论文,提出了模糊理论;随后出现了“模糊逻辑”“模糊数学”“模糊语言”等术语及概念。他认为,在自然语言中,句子中的词语大部分是模糊的名称,例如:“高楼”“美女”“绿色”等都是模糊概念。他的这一理论使人们认识到:语言的模糊性是人类语言的一种客观实在,它是自然语言的本质属性之一。

  扎德先生指出,模糊语言主要有三种类型构成:第一种是由模糊词语构成的,如“好”“坏”“冷”“热”“大”“小”等都属于这类;第二种是用模糊限制性的词语构成的模糊语言,如“大概”“也许”“大约”“类似”“基本”“可能”等都属于这一类;第三种是模糊蕴涵,即有的清晰概念含着某些不言自明的细枝末节,以精确形式传递模糊意义。从上世纪70年代起,模糊语言已成为学术界研究的一个热点,其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一定的实用价值。

  在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伍铁平先生是最早引进并研究模糊语言理论的学者。他在1979年发表了《模糊语言初探》一文,引发了我国语言学界对模糊问题的探讨。伍先生还在1999年出版了《模糊语言学》一书;该书借鉴国外模糊理论,结合汉语实际,从普通语言学的高度,对模糊语言学做了较为系统的研究,为中国模糊语言学的体系建构作出了理论贡献,堪称我国模糊语言学研究领域的开创性著作。

  我国著名学者、中山大学教授周海中先生在1985年利用模糊数学和图论的方法解析自然语言的模糊语义现象。他就模糊语义变量所作出的一个科学假设,被学术界命名为“周氏假设”;该假设为近似阐述复杂的或难以定义的语言现象提供了一个系统的有效工具。有关专家认为,周氏假设对模糊语义研究具有较强的解析性和较好的实用性,尤其是对模糊逻辑研究作了有益的补充。

  世界很大程度上就是模糊的,而对世界的理解,更是在模糊的基础上再加模糊。这得从语言的诞生说起,人类用语言描述,思考和理解世界,可以用一个词概括:概念化。在概念化的过程中,比如对物体的描述,大和小,高和低,美与丑等;多大为大?多高为高?什么是美?这些概念都是相对的,因而是模糊的。几乎所有的自然语言的概念,都有不同程度的模糊性。

  “模糊”一词往往带有贬义意味,人们常常会把它与“混淆”“不清楚”或“含糊不清”等同起来,但是随着对模糊逻辑、模糊数学、模糊语言等研究的崛起,“模糊”一词的贬义意味在淡化,并且人们对它进行了具体分析。模糊语言作为语言学新的研究课题,引起了不少探索者的兴趣;它除了在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尤其是自然语言处理)广泛应用外,在其他领域也有应用。

  模糊语言适用于外交场合,例如我国周恩来总理曾在欢迎美国尼克松总统宴会上说:“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两国人民之间来往中断了二十多年。现在,经过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友好往来这扇门终于打开了。”这里模糊的“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很委婉灵活地表达了我国政府的立场。这是模糊语言的妙用。

  又如陈毅副总理兼任外交部长时,一名日本记者向他打听我国核武器发展的情况。陈副总理说:“中国爆炸了两颗原子弹,我知道,你也知道。第三颗原子弹可能也要爆炸,何时爆炸,请你等着看公报好了。”这种借助模糊语言的回答,既没有泄露国家机密又打发了记者,可谓“一举两得”。

  在商业领域亦是如此。商务谈判中有时会因某种原因不便或不愿把自己的真实思想暴露给别人,这时就可以把你输出的信息“模糊化”,以便既不伤害别人,又不使自己难堪。比如对方要求你表态,而你认为时机未到。你可以这样回答:“可以,待我向董事会通报一下情况后,我将以最快速度转告贵方。”表面上是答应了,而事实上是否定了。可见模糊语言会产生奇效。

  日常生活中有大量信息无法用准确语言表达,必须借助于模糊语言。比如某人生病住院,医生劝他:“安心休息,慢慢就会好的。”“慢慢”是一个治疗过程,需要多长时间,谁也说不清楚,即使科学技术相当发达了,也难下一个治疗某种疾病需要几天、几小时的结论,况且病情随时在发生变化。

  图片21.png

  “每人一百五,抬到山顶”(图片源自网络)

  曾有一名语言文字工作者在某名山游览;两名轿夫热情地迎上去,向他推荐乘轿子登山,说:“每人一百五,抬到山顶”。轿夫一前一后抬着他,晃晃悠悠地上山。到山顶后,为了感念轿夫的辛苦,他很大方掏出两百元递给轿夫,说:“谢谢,不用找了!”轿夫冷笑着说:“先生,还差一百呐,每人一百五,两个人一共三百!”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傻。其实“每人一百五”是一句模糊语言。

  模糊语言有其独特的语言特征和语言风格,丰富的语义内涵和微妙的语用功能。实践表明,在许多情况下使用模糊语言不但不会影响有效的交际,反而增强了语言的表达效果。由于模糊语言被赋予了良好的表现能力,它能和精确语言一样顺利地传载信息,完成人们思想的交流。合理地使用模糊语言不仅能使语言的表达更为自然、得体和稳重,也更能表情达意,并取得更好的交际效果。

  文/叶青、任维(作者单位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湖南工业大学理学院)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