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自传(范文10篇)

  篇一: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名卓志,蜀人也,此名有超越他人,奔志向而去之意。然,于少时,吾冲犯太岁,故降灾于吾也,幸上天怜惜,将吾拉归阳世。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吾竟一时将课业成绩提高数倍之。

  吾少时不识前途之路,常费光阴于享乐之间,而今悔之晚矣。回望往事,吾常静坐而空想,然,空想终不得真,此正吾课业落后之原因也。至今,悔矣。然,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吾应惜光阴如金。掌光阴于手中,乃掌未来于手中矣。

  篇二: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姓郭名佳希,佳乃美好之意,希乃希望之寓。幼嗜学,十二入江安中学,初勤奋求学。今吾正值豆蔻,入学已近两载,因生惰性,成绩一落千丈。吾有一堂兄,姓郭名贵茂,其入学之初不如吾,而后其勤加勉励,今已胜吾诸多。吾尝问己,其何以如此?因其具超能之力?今吾才明:甚矣!吾之不慧。世无超能之力,唯有勤学,方能成大器。故吾应勤于学业,后方可学有所成。此之为学之道也。

  后吾每见同窗之惰,便告知于其,曰:“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勤为学之大道,汝应勤学为己,勿养惰性。”遂吾与同窗勤学相长,愿与之共勉,遇明日之美好。

  篇三: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姓游名冬宇,蜀中人也,年且十五,好书画。家中兄长有二,少时吾常与其同乐。而今吾兄性寡淡,同吾鲜有往来,吾怅惘不已。

  犹记少时,吾从师处得一吃食。甚喜亦甚惜,将其置于柜中十日有余,未食。一日兴起,欲同兄长分享,启盒视之,竞无一物,吾大惊。当夜就寝时分,灯熄。吾起身问长兄,曰:“余前些日得一食盒,今寻而无果,是汝窃耶?”长兄曰:“非也!吾前日亲眼见汝二哥拾之,盖其为之!”

  故次日吾寻二哥,询之曰:“吾有一食盒,汝窃否?”二哥曰:“此言谬矣!”吾又曰:“是长兄告知于我,汝有何可辨!”二哥一晒,曰:“吾前日亲眼见长兄拾之,安可栽赃于我?”吾乃大笑,不再深究。

  午时吾将此事来龙去脉诉之于母,母亦笑曰:“此定为其二人共谋之!”

  篇四: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姓廖名诗宇,蜀中人也。年方十四,正值豆蔻年华。家中并不富裕,然氛围温馨,故吾不求荣华富贵,只愿与家人一生喜乐安康。

  吾有一姊,甚为亲善。家姊性情率真直爽,吾亦如此。家姊现已出阁,吾心中万千不舍,望姊长乐未央。

  吾有至交好友二人,相识八年之久,情谊深厚。吾上初中,幸入九班,同窗大多真诚友善,故吾交友甚多。吾与众友皆怀瑾握瑜,日后必会风禾尽起。

  吾亦有懒惰之心。每逢假期,尤喜赖床。一次,家父踹门而入,手执藤条,吾大惊,骇然坐起,曰:“父亲为何如此?”家父曰:“为父看不惯汝赖床耳!”此后,吾甚少如此。

  一日,吾偶读一书,名曰《三体》,阅后而立志,志在追日月星辰,逐宇宙银河,是故吾必寒窗苦读。愿吾志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篇五:文言文自传200字

  余乃神州大地一小男生,生于蜀地十五年矣。此地风光无限,好山好水,惹人向往。吾生于此间,实乃幸事。吾有二爱,一爱书,二爱乐。古人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书乃世间最奇妙之物。可悟人间真理,可明世间大道,可观世间苍生,可看红尘过往。老庄授吾逍遥法,孔丘教吾仁礼义,太白使吾上九天,诗圣让吾了疾苦。音乐乃世间最能销魂之物。琴之音,高山流水,知之者为知己;笛之声,或悠扬婉转,或萧瑟悲凉;箫之声,悦耳动听,使人如临仙境。吾亦喜猫,非猫奴也,乃喜猫之本领。吾偶得一黄猫,身材健壮。尝视一鼠攀于门框之上,黄猫坐于其下,其头微仰,目视其上。其鼠胆微,一声,坠地。猫乃扑其上,一口便毙其鼠之命。咬于口中,行走之间,鼠于猫口荡之。吾笑,得一良宠,甚感欣慰。

  篇六: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名春灵,豆蔻年华,蜀中叙州人也。于戊子仲春坠地,名亦取自于此也。吾之姓为姚,尝有人唤吾为桃。吾提及此事于欣雨,欣雨欣然复唤之,道此乃佳名也。

  吾乃族中幼女也,故自小倍受兄姊疼爱。幼亦顽皮,堂兄邀吾至其家,于是吾乃独出觅食,夜半不归。母甚怒,然后邀吾食笋也。

  如今吾已长成,性沉静亦活泼。素有闲情雅致,摆花弄草,煮水烹茶,然与草木无缘,所养草木皆一一凋零。甚爱板桥书画,清洁高雅,亦苦求“云补断桥六月雨,松扶古殿三时寒”之境界。

  吾无甚济世之才,却有鸿鹄之志。然性懒惰,偏于安逸也。母常训之。今得改善,望以学济国,勤于此焉。亦愿此后学有所成,志有所报,不恍惚淌过此后春秋。

  今母甚忙,吾闲暇之余常助其照顾幼孙,吾更独立也。然交谈少,始存沟壑误会焉,愿此后亲甚今朝。

  篇七: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名王诗韵,省江中一平凡学子也,生平无惊人事迹,唯有一事令吾惊叹不已。

  一日晚,吾正奋笔疾书,师忽入室,吾惊,一跃而起,非激动也,实乃略有心悸,为何?乃师将盲选三五同窗背诵文章也。吾大骇,因师之检查,吾次次中招。故吾手心冒汗而故作镇定,然天不留生路于我,师果唤吾名。吾面无改色而心感惶恐无助,是命也!徘徊片刻,出门,视死如归。其余学子皆从容背诵,耗时甚短,洋洋得意。吾则如老狗般看似平淡,实则恐惧甚不安。果不其然,愿速战速决乃痴人说梦。吾脑袋短路,头晕眼花,口舌打结,心里为之一颤。师面色渐变,斥吾心志不专。吾哀叹曰:为何次次难以过关?伤感之心谁慰之?

  叹“次次中招,次次难过”之苦命,何时能消?吾与语文本无怨无恨,唯有背诵断吾安稳,斩吾清静,故曰:语文可否爱我一次?

  篇八:文言文自传200字

  鄙人姓陈名希,现一小女子也。幼颖,好诗书。每至周六,常执一书,读之良久,以知其意。尝逢一友,贻余一《诗三百》,甚欢喜。遂欣喜而读之,废寝忘食,直至深夜,乐此不疲。东坡居士曰:“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此盖余好诗书之故矣!读书,一美事也,观“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之妙景;悟“在天愿做比翼乌,在地愿为连理枝”之浪漫,是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也。余性内向,不善交友,固知己一二,足矣。有一好友,姓万名世如。可谓“莫逆之交”。世如者,英语甚优,常教予所不解之处,余常觉暧暧如日也。余与之非恒共处也,而皆相助之,患难与共,互道“知音”。余家有一弟年近总角,甚聪慧。善学,其成绩常于班级之前列,甚自豪。吾与之皓如日月,棠棣之华。前岁,贻余一钢笔,吾甚珍之。“得弟如此,夫复何求?”余常感之。

  篇九:文言文自传200字

  贺海涛乃贺氏之子,虽为蜀地江安人,因家父谋事于沪,遂生于沪,长于沪。尝曰:“沪乃余第二乡也。”

  其自幼聪慧,三岁便知一加一为二。及五岁,能诵《二十六字母歌》与《九九乘法表》。六岁能识字三百有余,且能歌善舞,以《爱我你就抱抱我》斩获红花无数。

  其亦善观善思,一日偶见一雏鸟,自树冠俯冲而下,行数十米,将及地,怒而飞,扶摇而上,远逝。贺思索片刻,大悟,自以为得鸟兽飞行之道也。遂寻一土丘,抬双臂而疾走,及凌空,振臂而跃,无果。行数次,无果依旧,愤然大叫:“人有极限也,欲飞,必先不做人也。”后释然,乃悟万物皆有所长,亦有所不能。人善行而鸟不能焉,鸟善飞而人不能焉,难完全乎。

  及其六岁半,始学,结友甚多。闲暇之时少也,仍其乐无穷。后因故返乡,惜别旧友。

  今学业日益繁重,内卷之风兴盛,再难有歌舞之心,难有观鸟学鸟之趣也。

  篇十:文言文自传200字

  吾姓马,名曰嘉伶。蜀中汉安人也,据长辈云余出生时止三斤四两,极为羸弱,且险因呛水夭折。医者谓余难活久长,且智力恐低于常人。幸吾之父母未弃余,对余疼爱有加,逢余六、七岁,送余于道馆习武,冀能强身健体也。

  是年,予年方十四,身长中等,相貌平平,举止大方,无负父母之望,康健长也。逢余八岁之际,得一小妹,名唤嘉琪,吾之妹乖巧讨喜,聪慧伶俐,吾爱之有加。

  余无所擅,略解音律,偶尔拨琴弄弦;能作极简易之画,无奈手拙;稍会针线也,乃祖母教之。予甚好交友,吾有广至北京、杭州之友。同窗好友中,吾甚爱馨缘、宇曜。非酒肉之友也,乃志同道合者。吾与邹乃至交,相识亦八年有余。常与友步于街市,聊于茶馆。共赏花、观景、学习。故曰:“得友如此,胜千百泛交!”

  予亦惭愧,十四年岁间却未有佳绩,“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惟愿今后能有所成,为家国尽绵薄之力。

分页:123